三分彩500期走势

涇惠快訊

 » 內容
“書香涇惠”征文:儀祉精神,涇惠人的傳家寶
來源:人事教育處     發布時間:2019-04-02     作者:陳景云   點擊量:次     分享到:

      前不久,管理局邀請蒲城劇團演出了大型秦腔現代劇《李儀祉》,由著名秦腔演員王新倉領銜主演,再現了一位水利大師的豐功偉績、愛國情懷和崇高風范,激起了觀眾的強烈共鳴。局長李滿良在致辭中指出,要大力弘揚儀祉精神,傳承優良治水傳統,激發涇惠職工熱情與干勁,推進涇惠水利事業發展,奮力譜寫新時代灌區改革發展新篇章。由于自己原來一段時間搞水文化工作,有同志問我什么是儀祉精神?自己一時卻答不上來,很是窘迫。最近閱讀了有關李儀祉的書籍、文章,從其后人及相關專家那里了解了不少情況。頓時豁然開朗,這些感人的事跡中蘊含的愛國愛家、精研治事、振興水利、造福人民不就是儀祉精神嗎?

      李儀祉先生是陜西省蒲城縣人,著名水利學家和教育家,中國水利學會的創始人,曾歷任陜西水利局局長、建設廳廳長、黃河水利委員會委員長等職。他結合中外治水實踐,提出了“興建水庫,蓄洪減沙;綜合開發,利用黃河”等一系列治黃、治淮方略。他規劃關中“八惠”,建成了涇惠渠、渭惠渠、洛惠渠、梅惠渠四大灌區,灌溉面積達300萬畝,使關中擺脫了旱魔的肆虐。他先后創辦了三秦公學、河海工程專門學校(現河海大學)、陜西水利專修班(現西北農林科技大學水利系)等水利院校,在清華大學等知名高校執教,為我國培養了一大批水利專門人才,把畢生的精力無私奉獻給了水利事業,被譽為中國近代水利泰斗,與于右任、張季鸞被稱為“陜西三杰”。李儀祉先生高潔的品德,科學務實的精神,先進的治水理念,豐富的治水實踐,成為水利人奮發進取,不斷超越的力量源泉。

      胸懷社稷,熱愛祖國。李儀祉先生是一名忠貞不渝的愛國者,他的一生見證了一名知識分子胸懷社稷、奮發圖強,報效祖國、矢志不渝的志向和人生追求。李儀祉出生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的舊中國,清政府的腐敗無能,帝國主義列強入侵,中國人民飽經憂患,在他的心靈上產生巨大的影響。隨著資產階級民主革命風起云涌,受父輩民主革命思想的熏陶,從小就立下了熱愛祖國,科技救國的志向。8歲那年,李儀祉師從伯父,開始就讀,14歲時接觸《九數通考》《西學大成》等西方科技圖書,常常讀至深夜。17歲那年,他考中同州府第一名秀才,留下了“年少識算,氣度大雅”的美名。次年被推薦入陜西涇陽崇實書院讀書,學習《天演論》等著作,寫下了《權論》、《神道設教辟》等反封建作品。

      李儀祉青年時期積極參與反清反帝運動。1900年到三原宏道學堂求學,與于右任結為學友,志同道合,開始走上民主革命道路。1903年與其兄李約祉幫助于右任逃脫陜西巡撫允升的搜捕。1906年李儀祉和其兄李約祉同在北京京師大學堂讀書,由井勿幕介紹同入同盟會。父親和伯父又是同盟會陜西分會重要成員,為辛亥革命做出過貢獻。因此當時有“一家人四口,革命人兩雙”的贊譽。 1908年他上書控告蒲城縣知縣李體仁殘酷鎮壓學生的罪行,迫使清政府將李體仁革職。1911年武昌起義后,身在德國學習的李儀祉“既念祖國之危,復思家門之難”,心急如焚,毅然輟學,辭去柏林東方學院講授中文的邀請,只身回國,投筆從戎,參加辛亥革命。

      抗戰爆發后,李儀祉堅決站在國家和人民的一邊,采取各種方式支持抗戰。他痛斥國民黨腐敗官員、支持西安事變、呼吁關中禁種鴉片,在國內外媒體發表文章,痛斥帝國主義罪惡行徑,鼓舞國民士氣。日寇飛機轟炸西安后,李儀祉先生親自主持救災工作,擔任勸募隊隊長,帶頭捐出自己節衣縮食省下的500元錢。同時十分注意節約建設資金,支援抗戰工作。李儀祉先生憂國憂民,倡導救亡,不遺余力,直到生命最后一息。他的學生胡步川在回憶文章中寫道,“抗戰期間,先生長到西安廣播電臺,大聲疾呼,陳述抗戰的重要意義,警惕民眾……”。

      李儀祉性格倔強,求真務實,淡薄名利。當年京師大學堂畢業,獲舉人銜,按當時慣例可以在內閣中書任職,但當官非他愿,于是啟程會西安。在國弱民窮的情況下,作為公派留學生,李儀祉十分珍惜留學機會,專心致志學習,他沒有休過假期。當年他的學業在班里名列前茅,但因為學位考試要數額較大的一筆錢,為此他堅決放棄畢業考試。他說,我求的是學問,不是學位,我的錢是老百姓給的,能省一文是一文。老師和同學為他的愛國精神所感動,學習結束時,丹澤工業大學第一次授予李儀祉榮譽稱號——特許工程師,表達了對這位中國留學生的褒獎和敬仰。

      情系民生,獻身水利 。在李儀祉的一生中,揮之不去的是拳拳的憂國憂民之情,社稷的命運、天下蒼生的艱苦困頓時時牽掛著著他。

      渭北旱塬的生活烙印啟蒙了李儀祉的水利思想。當地降水稀少,十年九旱,李儀祉出生的馬湖鄉,北面有一座山,位于蒲城最為缺水的地方。當地流傳有“龍山馬湖,客死寡婦”的民謠,窮人乞討,“寧給一個饃,不給一碗水”。吃水難的情景,給少年的李儀祉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把興修水利作為自己的終生夙愿,希望有一天制服洛河,造福桑梓,把自己稱為“洛河小兒”。他通讀古書后,決心效法秦漢時的水利專家鄭國和白公,從小立下了鄭白宏愿。

      李儀祉第一次留學德國專業的主要方向是鐵路,并不是水利專業。1912年一次回家鄉,正值陜西大旱,關中赤地千里,餓殍載道,李儀祉思緒萬千,感觸很深,悔恨當初沒有學習水利。1913年李儀祉陪同時任陜西水利局局長的郭希仁考察歐洲水利,在考察歐洲的先進的水利后,郭希仁對李儀祉說“我國江河失治,旱澇頻見,陜西尤苦旱荒,君宜致力于此”,勸李儀祉改學水利,這個建議與李儀祉不謀而合。考察結束后,李儀祉沒有回國,隨即留在了德國,進入丹澤工業大學攻習水利專業,開始了他的水利人生之路,直到1938年逝世,終生不悔。

      在德國留學考察水利工程時,看到西方國家現代化的水利工程,想起家鄉井枯窖干的情景和父老鄉親求神盼雨的愁容,他感到身上肩負的重任。他暗自思忖,我們中國也有長江、黃河,家鄉有渭河、洛河,為什么不能把這豐富的水資源加以利用,為民造福呢?立志將來讓中國“鐵路四通八達,水利工程遍布全國”。

      1933年,李儀祉奉命籌設黃河水利委員會,并出任第一任委員長。8月,黃河決口泛濫,淹沒了50余縣,親赴災區的李儀祉看到被洪水淹沒的屋舍、農田和衣不遮體、呻吟道旁的災民,苦不堪言。國民政府在南京成立了黃河水災救濟會,他積極組織防洪搶險,救濟災民。1934年,他長途跋涉,到黃河上游考察。同年,黃河在貫臺決口,他組織搶險。1935年,黃河又在董莊決口,他奉命加修金堤。這兩年他還巡查黃河、沁河、不牢河、微山湖、運河,驗收貫臺堵口工程,督筑金堤,疲憊不堪。

      1928-1930年,陜西連續三年大旱,全省940萬人口,250萬人被餓死,40萬災民外逃,關中大地一片凄慘的景象。1930年他辭去導淮委員會委員長職務,從南京到陜西,出任陜西建設廳廳長,開始籌備關中灌溉工程。在楊虎城將軍的支持下,1930年-1937年間,完成了涇惠渠、洛惠渠、渭惠渠、梅惠渠、黑惠渠、灃惠渠、澇惠渠、泔惠渠的勘測、規劃、設計和修建工作,這就是著名的“關中八惠”,截至1950年“關中八惠”還承擔著170萬畝農田的灌溉任務。

      李儀祉為水利事業傾注了終生的心血。他對人說:我有三個女兒,他們的名字叫涇惠、渭惠、洛惠。我親自去工地,就是要看望我的三個女兒,他們都是陜西人民的掌上明珠呀。1937年冬,渭惠渠工程告竣,他抱病頂風冒雪去眉縣魏家堡渠首親自主持放水典禮。1938年渭惠渠放水不久,渠首南土壩被洪水沖壞,形勢非常嚴峻,此時他已經生命垂危,不能說話,用抖動的手,在身旁學生的手上寫下“大壩”二字,示意要注意南土壩的搶修工作。

      1938年秋,李儀祉先生為修水利,東西奔走,身體每況愈下,已成大疾。他在江蘇了解灘水入海工程時,突然又發大病,病重期間,他仍牽掛著陜西的水利情況,每天必聽匯報,不斷擬定各種建議和方案。李儀祉終因積勞成疾,身體每況愈下,1938年3月8日,病逝于西安市,終年57歲。

      崇尚科學,勤學治事。李儀祉成長在半殖民半封建社會,科技教育落后,國家積貧積弱,飽受列強欺凌。1894年中日海戰后,國內有識之士開始反思,大聲呼吁學習西方的先進的科學技術,實現科學救過的目的。這時的李儀祉正值青春年華,一腔報國熱情。1909年李儀祉從京師大學堂畢業的當年7月,受西潼鐵路籌備處派遣,赴德國柏林工業大學攻讀鐵路和水利,1913年,再次進入德國丹澤工程大學攻讀水利專業,獲得了“特聘工程師”稱號,深入系統的學習,為他實現水利報國的抱負奠定了堅實的基礎。在河海大學執教期間,他親自編寫中國水利教課書,傳播西方水利科學技術;李儀祉在河海工專執教7年,培養了200多名我國現代水利事業骨干科技專家,其中包括宋希尚、沙玉清、汪胡楨等。1933年,李儀祉籌辦陜西水利專科學班。西北農林專科學校成立后,又將水利專科班遷入該校,改名為“國立西北農林專科學校水利組”。水利組成立初期,師資極為缺乏,許多事情都要李儀祉親自推動。盡管他當時兼職很多,體弱多病,他還是親任水利組長,擬定教學計劃并主講“農田水利學”和“制圖學”等課程,他夜以繼日,編寫了《水工學》(即水工建筑學)、《水力學》、《水工試驗》、《潮汐論》、《中國水利史》、《實用微積分》等教科書。把各地水利工程做成模型,進行直觀教學。親自帶領學生在海河流域考察,聯系實際,示范引導。

      在治黃導淮建設中,他悉心研究,重視運用現代方法加強測量、水文、地質等基礎研究,探索“全面發展,綜合利用”的治水方略。在興建“關中八惠”中,他大膽采用先進的科學技術,從規劃設計、地質勘測、施工管理、灌溉管理等方面積累了豐富的實踐經驗,建成了一批具有現代科技水平的灌溉工程。特別是涇惠渠全部采用現代科學技術修建,開辟了我國現代水利的先河。

      李儀祉先生的一生,就是學習科技、傳播科技、鉆研科技、實踐科技的一生,在他言行中始終貫穿著科技興水的理念。他一生科技著述豐厚,桃李滿天下,用實際行動譜寫了“培桃育李、治河惠民”的光輝篇章。全國政協副主席錢正英曾評價說:“像李先生這樣對于我國水利問題探討研究之深,涉及范圍之廣,在近代還是少見的。”

      身體力行,求實創新。李儀祉不僅是出色的水利教育家、科學家,更是一位造福四方的水利實干家。儀祉先生終生奉行“做大事不做大官,求實際不圖虛名”。他一生擔任過許多職務,有大學教授、教務長、校長,有全國性、流域性治水機構的領導職務,有省級教育廳長、建設廳長、水利局長等,但無論擔任什么職務,他都把職務作為為民造福的平臺,想人民之所想,急百姓之所急,身體力行,鞠躬盡瘁,獻身水利。

      1922年他回到陜西后,歷經艱難,在楊虎城的鼎力相助下,建成了我國第一個大型灌溉工程—涇惠渠,為實現他建設“關中八惠”開了一個好頭。涇惠渠建成后,他辭去建設廳廳長職務,任省水利局局長,專心致志實施他興建“關中八惠”(涇、渭、洛、梅、黑、澇、灃、泔)的宏偉規劃。此外,他還親赴陜南陜北考察勘測,籌劃了陜南的漢惠渠、褒惠渠和陜北的織女渠、定惠渠。至1938年先生逝世,涇渭洛梅四渠已初具規模,灌地180萬畝,初步實現了“鄭白宏愿”。

      在德國留學期間,李儀祉在假期里,約同學到柏林附近的巨人山水電站參觀。他們每天徒步六七十里山路,遍走庫區,翔實地考察了水庫的建筑和水電站的各項設施。 為了治理淮河、黃河,他風塵仆仆,奔波于祖國各地,勤勤懇懇地查勘、訪問,足跡遍布全國17個省,撰寫了大量的調查報告、學術專著。

      李儀祉畢生致力于水利事業。他把我國治理黃河的理論和方略向前推進了一大步,創辦了我國第一所水利工程高等學府南京河海工程專門學校和多所院校,為我國培養了大批水利建設人才,并親自主 持建設陜西涇、渭、洛、梅四大惠渠,樹立起我國現代灌溉工程樣板,對我國水利事業作出重大貢獻,陜西人民受益尤大。

      李儀祉德高望重,功垂千秋,深受人民敬仰。1938年逝世后,在西安參加追悼會的達萬人之多,當靈柩運到涇陽陵園時,當地群眾有五千人揮淚送葬。國民政府發了特令褒揚,稱他“德器深純,精研水利,早歲倡辦河海工程學校,成材甚眾。近來開渠、浚河、導運等工事,尤瘁心力,績效懋著。”《大公報》稱:“李先生不但是水利專家,而且是人格高潔的模范學者,一生勤學治事,燃燒著愛國愛民的熱情,有公無私,有人無我。”于右任為陵園作挽聯稱:“殊功早入河渠志,遺宅仍規水竹居”,表達了社會對這位水利大師的緬懷之情。每到清明時節,士農工商學等社會各界聚集到儀祉墓園,緬懷先生豐功偉績,感念他的恩澤。

      儀祉精神浸潤著深沉的愛國主義思想和優秀傳統文化基因,體現了水利人對歷史的擔當,對人民的熱愛,詮釋了引涇人對水利事業無限熱愛,激勵和鼓舞著一代代涇惠人奮勇前行。一直以來,涇惠人作為儀祉精神的衣缽傳人,秉承先生的治水精神,繼承他調查研究、實事求是、尊重科學的工作作風和孜孜不倦、鍥而不舍的嚴謹學風,發揚他鞠躬盡瘁,獻身水利的實干精神,扎實工作,埋頭苦干,奮發有為,用自己辛勤的汗水、勤勞的雙手、執著的追求,譜寫新時代引涇事業的新篇章。

編輯:任昱婷     責任編輯:周娟輝     審核:陳景云
三分彩500期走势 扑克二十一点怎么玩 玩百家樂龙虎 时时彩平台排行 四川时时注册网址 赛车pk10怎么玩 双色球杀号定胆 股票知识 北京时时官网首页 微信十元猜订单号大小 西游争霸老虎机网站